巴耶力的慈悲

我的缪斯在哪里?

【选译】Hurt/Comfort Theme Table by jayeinacross

赶上啦!只翻译了Tim部分!授权在汤不热但是死活上不去...明天补截图!!!!

小红鸟生日快乐!!!!!!!!【干脆面叫.jpg】

you deserve tons of love!!!

1.Hurt-Dick/Tim

伤口不是真的那么严重,提姆也并非不能承受这种疼痛,但阿尔弗雷德坚持他需要休息几天,而布鲁斯没有异议。私底下提姆觉得布鲁斯只是懒得和阿尔弗雷德吵,不过这大概也只能徒增挫败。

他仍然坚守在洞穴工作,但不知为何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这有点荒谬,因为从来都不会无事可做。然后看看现在?只有一些需要整理归档的文件。

更糟糕的是阿尔弗雷德一直在洞穴里徘徊游荡,假装在进行清洁,但提姆完全清楚他只是在留心着自己,只要他做出任何比敲键盘更复杂的动作时就会向他射去深切的不赞同的眼神。

好笑。耍几招武术又不会扯掉他的缝线。

阿尔弗雷德上了楼,因为有人到访。而提姆忙于把自己的头撞到桌上而没有注意到有人来到了楼下。

“嘿,嘿,”迪克说,抓住提姆的脑袋,在提姆的头砸到桌子上之前。“你在干嘛?”

“我好无聊,”提姆呻吟道。

迪克大笑着,给提姆额头一个吻,“好吧,我们可不能这样,不是吗?”

提姆被迪克猛拉着手臂拽了起来,“我们要去哪?”

“外面,随便哪个地方,”迪克回答,“无聊会让脑子坏掉的。”


2.love-one side Damian/Tim,Damian+Dick


爱只能使人软弱。从爱之中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只能徒增不利。爱只能带来伤害。

塔利亚从来不是一个慈母,她一直在达米安身上寻找她已经夺走的东西。而只要关心他,把他留在身边,她就能得到这些。

布鲁斯也没好到哪里去。也许他只是还没有足够机会去尝试扮演一个父亲,或者也许他只是不想尝试。

当达米安想要把他的爱(支离破碎的爱)给予一个永远不会接受的人时,他知道结局只能是更加痛苦。

但明白不代表它不会痛苦。不会让他想要提摩西的欲望减少一分一毫。

有时迪克令人痛苦地没长心眼,在最不该的时候又过于敏锐。蝙蝠洞中,男人正坐在提姆训练的垫子旁边,和他的弟弟聊着天。当迪克向坐在电脑前的达米安望去时,达米安回望了过去,但在两人的目光对上时,他马上移开了视线,绯红蔓延上他的颧骨。

迪克跳起来,走过去在达米安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甚至都没有任何否认的观点。达米安只是抿紧他的唇,微微地点了头。

迪克一声不吭,只是把男孩拉进一个紧紧的拥抱。达米安简单地回抱了一下,然后推开他,相当清楚此时提姆正好奇地看着他们。

爱是达米安经历过的最为痛苦的事物之一。

但也许它不会一直都必须如此痛彻心扉。



***



3. Sick - Bruce/Tim

提姆的高烧越发严重。布鲁斯已经开始担心了。

“提姆少爷很强壮。” 阿尔弗雷德安慰道,“烧很快就会退了。” 即使没有说出口,年长者觉得布鲁斯担心发烧比摔断骨头或是枪伤更为严重这事有点可笑,但他还是很高兴布鲁斯至少表现出关心。

提姆在颤抖,牙齿打架,当他开始喃喃呓语时,布鲁斯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布鲁斯...唔唔唔。”

“提姆?你感觉怎么样?”

而少年只是喃喃着,几乎都是破损的句子,只有一些字眼依稀可辨,“冷”,“为什么”和“布鲁斯”。

布鲁斯不确定潮湿的到底是他的手掌还是提姆的,他收紧握住提姆的手指,把那只脆弱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

“我在这里。”



***

4. Drunk - Damian/Tim

达米安完全没搞懂情况。

今天晚上他有点心神不宁——就连他也没法逃脱青春期的影响。那天晚上的夜巡很无聊,而他的父亲对保持耐心这个话题长篇大论的时候他猛冲进房间。挫败。他竭力忍耐住不把东西扔到墙上,当痛苦逐渐沉淀下来时,他意识到所作所为不过原地倒退。愤怒,再一次,当格雷森突然毫无预告地撞进门来,还拖着一个烂醉如泥的提摩西并把他丢在那里让达米安处理。

现在,无比惶惑的他看着提姆躺着自己的床上,歇斯底里地对着天花板大笑。

“德雷克,你在毁掉我的床单。”他无用功地拽着提姆的袖子。他或许嘻嘻傻笑的一团糟,但他仍然强壮并且惊人的狡猾,尽管他毫无自制力可言。

“我还啥都没干呢。”提姆说,然后眨眼睛。

达米安立刻就呼吸急促起来,“什么——德雷克,你是不是——你在说什么?”

提姆只是大笑,推搡着达米安和自己一起撞到床上。达米安试图反抗,结果所有言语一起被扼死在提姆戳在他脸上的一个湿漉漉的吻。

“你好奇怪哦。”提姆咧嘴笑着说。

“你是个荒谬可笑的醉鬼。”达米安回答,试图把他推开,但提姆紧紧地抱住他,死都不放手。

“你真的那样想吗?”提姆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悲伤,突兀得达米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什么?”

提姆重新咧嘴笑了起来,激动地大喊着“我就知道!”然后认认真真地吻达米安。吻了很久。

然后达米安突然发现自己心情十分愉快。



5. Emotion - Damian+Tim



提姆完全理解达米安现在的感受。

他发现自己比预想中更容易陷入如此境地。

就在他看着达米安推开迪克的关心,无视阿尔弗雷德提供的食物和陪伴,和非常有针对性地不去看他的父亲,虽然本来布鲁斯也没注意到他。

但那不是问题的全部。

提姆发现达米安在蝙蝠洞,一个人,晚上,无休止地训练。他没有去夜巡。很明显有什么不对劲,而布鲁斯肯定知道——他只是选择无视它。

“你想要什么,德雷克?” 提姆坐在那儿盯着他几分钟之后,达米安一边击打沙袋一边咬着牙问。

“你不需要隐藏,达米安。”

“什么?”

“我们是你的家人。”当他停止训练转过身来时,提姆直直盯着他的双眼。“相当不正常的家人,但还是家人。你是我们的家人,而我们关心你。”

提姆得到的全部回应就是一个简短的点头,但他已经明白那就是达米安式的感激了。

他站起来准备离开,离开之前他对达米安说了最后一件事。“给布鲁斯一点时间,他会表现出他在乎你的。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记住他确实在乎。和我们都同样在乎。”



*



8. Tears - Dick/Tim

迪克从来没见过提姆这样哭过。

从来没有。

他们已经离开了哥谭。他们还不能回去。他们不会回去那里——那个地方充满了痛苦,伤害,和他们再也不能见到的人们的回忆。

但那些回忆仍萦绕在他们的心中。

这对提姆来说伤害至深。

迪克知道失去一个朋友是怎样的感觉。最亲密的朋友。他还知道他能做的全部就是在提姆需要的时候留在他身边。在他悼念康纳的时候。

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提姆。





***



9. Fear - Bruce/Tim

提姆第一次看见布鲁斯中了稻草人的恐惧毒气时,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布鲁斯仅仅一直不停说着“杰森,杰森,杰森,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所以提姆告诉他,“没事的,布鲁斯,他不在这里,”但这只是使布鲁斯震颤发抖得更为严重。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第二次,提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现在明白布鲁斯不是害怕杰森本身,而是失去他。他回想起那种感受——那种悚然,那种痛苦,那种挫败。

而提姆无能为力。

但当他发现布鲁斯在蝙蝠洞,站在玻璃柜面前,对着它低声细诉——对着杰森,提姆走近他的身边触碰他的手臂。

布鲁斯没有退缩。他知道他在那里。

“我想,”提姆开始迟疑,害怕自己说错话,但仍孤注一掷去帮布鲁斯一把,“他已经原谅你了。他是个好人,你也是。”

在下一次他们与稻草人的战斗中,布鲁斯喊的是提姆的名字。





***



10. Fight - Bruce/Clark/Tim



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和提姆都完全有能力照顾好他们自己。

即使如此,这也不能阻止他担心。他一直留意着哥谭的动静,每当他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或是有人痛呼,他不能抑制住颤抖。

当他听到一声枪响,布鲁斯恐慌地大喊“罗宾!”而没有听到提姆的回应时,他正坐在星球日报的办公室里给佩里赶稿子。在克拉克撞到书桌时纷飞的纸片飘落到地面前,他已经在飞往哥谭的半路上了。

“超人,”布鲁斯说,声调晦涩,当克拉克降落时,刚刚与他们战斗的暴徒们已经昏迷在地上了,但提姆同样如此。而且他在失血。严重失血。

断掉一根肋骨,或许还有脑震荡,但那颗子弹直接穿透身体避过了所有生命器官。克拉克为这个小小的奇迹感谢上天。

当提姆的双眼再次震颤地张开时,他发现自己在蝙蝠洞里,被缓和的痛觉穿透令人麻木的止痛药隐隐发作。他的手指在克拉克的大手中蜷曲。

“克拉克?”

男人立刻倾下身,露出关切又略带解脱的表情,“提姆!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提姆缩了一下。“僵硬。痛。伤有多重?”

“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不知怎地布鲁斯突然就出现在提姆的另一侧。“最近不能去夜巡了。”

克拉克在提姆发出抗议之前打断他,“你被枪击了,提姆。再加上你还有一根断掉的肋骨和脑震荡。”

提姆仍在抱怨,但逐渐安静下来,虽然主要是因为布鲁斯刚刚把他的手指裹住他没被克拉克握住的另一只手。



/终于可以搓炉石了嘿嘿嘿

评论(3)
热度(45)

© 巴耶力的慈悲 | Powered by LOFTER